“简小姐,傅先生已经以故意杀人的罪名起诉你,现在,请配合我们的调查。”昨夜跪的太累,加上淋雨,她发了烧,现在的脑袋就像浆糊一样,但看到眼前穿警服的人过来,她还是瞬间就明白了。

傅庭尧不是让她跪一夜就过去了。

他只是在等,等陆浅浅的灵魂真的安息后,再将她送进监狱。

她名义上的丈夫,她心里的爱人,真是……好狠的心。

或许,她一直都错了。

他从来就没在乎过真相,他只是对她纯粹的感到厌恶,因为是她递出了那把钥匙,不管有意无意,陆浅浅死了,她就也该陪葬!

因为他心里,只有她一个。

这个早该认清的事实,却始终被她刻意压抑着,她一直骗自己,再冷的人心都会被暖热,但却忘了人心本来就是偏的!

“夫人。”肖萧看她面无血色,为难地看了她一眼,“您的膝盖……”

她摇摇头,咬牙站起来,“没事。”

如果这是傅庭尧想要的,那她给了便是!

“咔嚓”,手铐上锁,简宁踉跄的跟上,她已经不知道什么叫痛了,只有手腕上沉甸甸的重量提醒着她这可笑的现实。

她明明只是递出了一把车钥匙,没有害人,更没有杀人,可她的话……没有一个人信!

“判处犯人有期徒刑三年,即日起执行。”

一切尘埃定,直到宣判,傅庭尧也没有出现。

他知道她想要什么,知道她想见他,他偏偏不让她如愿。

三年的夫妻情分,到头来,换来了一场早已盖棺定论的审判。

简宁窝在监狱一角,看着自己已经溃了脓的膝盖,因为没有及时治疗,她的嗓子已经因为发烧哑了,膝盖的脓水里还生了令人作呕的虫子。

她整个人散发着腐烂的气息,但每次想到那个男人,她还是忍不住哭出来。

傅庭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