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颂唇角轻勾了一下,又十分好奇地翻开了下一页,这次她被美到了。

一朵朵火红的玫瑰花,开得妖娆热烈,而她穿着一身雪白的裙子,蹲坐在花丛中,捻下一朵,轻轻嗅着。

她甚至都能闻到沁人心脾的玫瑰香味。

完全被画吸引住了,南颂一页一页地往后翻,画册上都是她,每一页都是她。

她大笑的样子,她戴着发簪的样子,她穿着西装的样子,她穿着旗袍的样子......她的各种各样。

很多模样,甚至连她自己都记不得了,却都被喻晋文帮她找了回来,并且展示在她面前。

而这些画,有的是素描,有的是彩铅,有的是水粉,还有油彩,选的都是最适合的方式,画的栩栩如生。

翻到最后一张的时候,南颂彻底怔住了,忍不住抬手捂住了嘴巴。

久久定格住。

这一张,是她和喻晋文的结婚照。

曾经,他们结婚证上的照片,是合成的,她微微笑着,而喻晋文面无表情,完全貌合神离。

可这一张,两个人肩抵着肩紧紧靠在一起,嘴角都在大幅度地上扬着,笑得两脸灿烂,仿佛是最幸福的人儿。

“送你的礼物,喜欢吗?”喻晋文不知何时醒的,低沉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

南颂偏头看他一眼,眼梢有些红,声音也哑,“这些,都是你画的?”

“嗯。

喻晋文轻轻应了一声,“我没有南叔雕刻的本事,就只能画个画了。

画的不好,你别嫌弃。

画的哪里不好?明明是非常好。

好到,她都以为画里面所有关于他们的样子,都是真真正正发生过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