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念这个声音,说小不小的,反正大家都听见了。

于是,那个男人就看着顾念笑。

顾念被笑的有点发毛,往司夜爵背后躲了躲,就冒个小脑袋。

司夜爵哭笑不得的跟顾念说:“我跟你说过,盛国总统才三十五岁,未婚。”

而现在司夜爵29岁了。

顾念瞪大眼睛:“那他……”

不对,眼前这个人是盛国总统?

司夜爵跟顾念说:“他是我同母异父的大哥,卡尔。”

卡尔微笑的跟顾念自我介绍:“弟妹,你好。”

顾念听着,脑子有点浆糊:“卡尔,盛国总统?”

司夜爵嗯了一声,跟顾念说:“我的妈妈是盛国的公主,也就是要跟你的国主爸爸联姻的那个。”

国主爸爸赶紧解释:“不,我没有要联姻,我已经有了心爱的女人,我拒绝了。”

说完,国主爸爸侧头看着顾岚,非常认真的期待她的相信。

顾岚害羞的看了他一眼,干嘛看着她解释啊。

顾念听的有点懵:“那……这个……你们……司爸爸?”

司夜爵就跟顾念说:“我的妈妈不喜欢联姻,而且她有点花心,就跟人怀孕了,生下了我大哥,又跑去了大夏国,然后跟了我爸爸……”

当年的盛国公主非常花心,又很有野心,一心想要当女王。

只可惜,她跟人生下了卡尔之后,就被剥夺了公主的身份,驱逐处境,到了大夏国,然后认识了司铭,两人结婚生子。

直到后来,司夜爵的妈妈病死了,都没有恢复她的公主身份。

司夜爵跟顾念说:“因为家族血脉单薄,我和大哥是盛国王室最后纯正的血统。”

而盛国跟大夏国和叶国不一样,他们非常讲究纯正的血统。

司夜爵也是到了盛国出差,因着国主的原因,跟卡尔认识了。

然后两人样貌有些相似,卡尔就想会不会是兄弟,于是调查了一下,再做了dna测试。

事实证明,司夜爵就是卡尔,同母异父的弟弟,有着盛国王室非常正统的血统。

所以那次叶国抓走了顾念,盛国总统这边也就给下了军事密令过去。

毕竟弟媳妇,未来的总统夫人,不能被欺负了去。

顾念听完之后,就明白了。

总之就是同母异父的大哥,还是盛国的总统。

顾念打趣的说:“总统爸爸没有,但是总统哥哥却是有一个。”

卡尔温和的笑着:“弟妹,你没有总统哥哥了。”

顾念:“嗯?”

卡尔继续说:“你会有一个总统老公。”

顾念瞪大眼睛的看着司夜爵:“你要做盛国的总统?”

司夜爵不怀好意的笑看着她:“有什么问题吗?”

顾念想哭,当然有问题啊。

她可是说了,阿爵要是盛国总统,别说给他生五胞胎了,足球队她都给他生了。

结果现在……

顾念看着卡尔:“那个……你总统做的好好的,别让位,真的!”

不仅为了她的小蛮腰,也为了她不下小崽崽啊。

足球队的生,那她是下小崽崽啊。

卡尔说;“我已经让位了,弟弟他已经是盛国总统了。”

顾念裂开了。

司夜爵笑看着顾念:“阿念,脸疼吗?”

顾念:……

疼!

司夜爵笑的更加不怀好意:“足球场我已经让人建了,你可以准备了。”

准备生足球队了。

顾念:……

顾念无语的看着卡尔:“总统就这么随便让位的吗?”

卡尔脸色有些不好的看着顾念:“我身体不好,只有半年生命了。”

所以找回弟弟,让他做盛国总统,这样盛国才不会乱。

顾念顿时满血复活:“来来来,让我这个神医给你看病,保证你活着。”

卡尔笑着说:“这个病医不好的,只有神医n次方,才有可能治好我的。”

但是他没有找到n次方。

顾念亮起眼睛,再也不顾着小马甲:“我我我,我就是n次方,我可以。”

偷听的顾小爷,探了个头进来:“顾念念,你还在吹牛是n次方啊?你脸皮咋比小哥还厚呢。”

五个哥哥把他爆锤了一顿:“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傻子。”

顾念跟他们聊了一会儿,司夜爵就跟卡尔忙去了。

因为卡尔要拉着司夜爵去处理国事,要趁着他还没死,手把手的带出一个总统来。

房间里,顾念看着顾岚。

顾岚看着她,双眼发红:“念念,是妈对不起你,这些年让你受苦了。”

顾念笑着安慰顾岚:“妈妈,一点都不苦,有妈的孩子,真的不苦。”

顾岚想跟顾念解释,可是自己十几年的缺失,再多多解释也没用。

现在她只想把这些年缺失的爱,都百倍十倍的爱她。

顾念只休息了一天,然后就去监狱看了裴老爷子,因为他想要见她。

跟昨天看着精神奕奕的裴老爷子比,今天的他,明显没了那一股精神气,整个人一下子就老态龙钟,死气沉沉。

只看了一眼,顾念心里都跟着沉了沉。

看裴老爷子这个样子,只怕是到时候了。

这会是最后一面了。

裴老爷子看着顾念:“小念念,你恨爷爷吗?”

顾念抬头看着裴老爷子,目光清冷,没有太多的情绪:“不恨了。”

裴老爷子看着顾念那双清明的眼神,没有任何情绪,没有厌恶,没有恨,也没有被背叛的伤害。

看着这样一双冷漠的眼睛,他苦笑着说:“你这个样子,可真像你章奶奶,那么多年,她都是这样陌生的看着我。”

顾念:“你把我叫来,只是想说这个吗?”

裴老爷子:“罢了,这些话,我到黄泉路上,跟你章奶奶说就是了,她啊,一定会等着我的吧?”

顾念没有刺激他,毕竟也活不久了。

裴老爷子跟顾念说:“小念念,爷爷做了这么多事,就没有后悔过,爷爷真的很想重来一次,只是现在失败了,你们也都没事了,我心里也能好受一点。”

顾念还是没有说话,因为不想刺激他了。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她听他吐吐槽,说说最后的话。

裴老爷子:“你章奶奶是真的不知道我在研究这些,要不然她也就不会千叮咛万嘱咐的让你不要暴露身份,不要大放光彩。”

“而我也不会到最后才知道,最关键的东西,是你们顾家的祖传戒指,是你和你妈妈的异能。”

顾念:“原来这就是章奶奶的意思啊,她早就察觉有人盯上我和妈妈了,是吗?”

她还以为自己是国主女儿的身份,很危险,章奶奶才不让她表现的那么优秀。

可却又培养着她的优秀,就是想让她有自保的能力。

裴老爷子点头:“是啊,当初是我求着她让我给你做老师的,如果她知道我打着这样的心思,肯定恨死我了。”

顾念:“章奶奶不会恨您的,没有一个人会去恨陌生人。”

裴老爷子笑了笑,笑的很悲伤。

他跟顾念说:“你妈妈当年是自愿被换走的,因为我拿你威胁她,她也是自愿让我研究异能,她……”

顾念突然愤怒:“这不是自愿的!是你逼迫她的,是你害了我们母女俩分离十几年,是你害的!”

裴老爷子抬头看着愤怒的顾念,她的眸子里,不再是清明一片,不再是看陌生人一样。

看着这样生气愤怒的眸子,裴老爷子笑了:“当年我要是这么告诉你章奶奶,她肯定也跟你现在一样的恨我,那样……我是不是不会有遗憾?”

他想过的,哪怕她不爱他,恨他一辈子也好。

可是啊,她不恨了,也不厌了。

她对他,始终就跟陌生人一样。

顾念冷静了下来,没再说话,就静静的看着裴老爷子。

裴老爷子看着顾念,很平静的跟顾念说了这些年,他到底都做了什么事情。

他研究出来的药,他获得的钱,他所做的事。

包括这些年他让孔先生给顾岚治病,都是为了抽血做研究的,研究异能也只是为了回到过去。

只要能回到过去,再大的代价,

他都愿意。

裴老爷子说完自己做的那些罪刑,他欣慰的看着顾念:“小念念,你比爷爷想的还要优秀,如果是你来研究,肯定能够研究出来时光倒流的。”

顾念依旧没打算暴露自己重生的事,只是冷冷的说:“不会,因为我不会伤害无辜。”

裴老爷子该说的已经说完了,他看着顾念,认真的问:“小念念,你说我死后,能见到你章奶奶吗?”

顾念声音冷冷:“不能,章奶奶不会想见到你这种自私,以爱的名义,做出伤害她的事。”

其实,她不知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