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沈清燃”还不知道,自己全然暴露。

她一觉睡醒,只觉得无比的舒坦,还没有伸个懒腰,睁开眼睛,便看到霍廷宸坐在她的床边,定定的看着她。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似乎在霍廷宸的严重看到了一丝冷意,但是只有一瞬,霍廷宸便将自己所有的情绪都收拾好,看向面前的女人,情绪中带这些愧疚。

看着霍廷宸还没有来得及换得已经皱了的衬衫,“沈清燃”皱了皱眉,“你昨晚,没有睡?”

霍廷宸低头看向自己的衬衫,似乎有些窘迫,“我该收拾好再来见你的。”

“燃燃,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你不见了,我怎么都找不到你。”霍廷宸说话的速度有些慢,似乎十分的疲惫。

“沈清燃”在听到“不见了”三个字的时候,后背一僵。

“怎么会。”她往前靠近了些,将霍廷宸的手握在手中,“我在这呢。我会一直陪着你的,没有人可以把我从你身边带走。”

霍廷宸引着她的手,翻过手腕来,像是无意中打量了一下,“我记得,前段时间你的手腕上,纹了一朵蒲公英,小小的,还挺好看的,怎么没了。”

“沈清燃”下意识的缩了缩手,“那个......之前有宝宝了嘛,我想着,以后让宝宝看到了纹身,对宝宝的教育不利,因此,我便洗掉了。”

原本就是赝品,察觉到一点点可能会让自己身份暴露的讯息,都会下意识的马上开始弥补这个漏洞,反而正好进入了霍廷宸的算计中。m.

霍廷宸点点头,似是没有一点怀疑,“原来如此。”

“我陪你去再纹一个吧,我觉得你手腕的纹身,很是好看。”霍廷宸建议道。

“沈清燃”倒是没想到,霍廷宸还有这样的爱好,但她一心以为霍廷宸将自己当成了沈清燃,说这些话,也是为了夫妻间的情、趣,自然没什么不答应的。

看沈清燃答应,霍廷宸的效率很快,马上约了纹身师,当天下午就给“沈清燃”纹了身,只是,因为“沈清燃”说,她喜欢玫瑰,因此改纹了玫瑰。

“沈清燃”因为霍廷宸对自己的用心沾沾自喜,霍廷宸眼看着纹身形成,脸上的寒意才暂时舒展。

她竟然跟燃燃用同一张脸,她怎么配跟燃燃用同一张脸?

为了避免打草惊蛇,霍廷宸暂时不打算戳穿她的身份,只是,一个赝品,总该有她自己的标志才对。

燃燃手腕上,从来没有过什么纹身。

霍廷宸说完话,便离开了,倒是“沈清燃”,看着霍廷宸的背影,过了好久,才回过神来。

她暗自忖度着自己有没有什么漏洞,想到身上仿着沈清燃纹了蝴蝶的胎记,又想到这么久以来,她接受的培训,就是为了有一天能够代替沈清燃生活在霍廷宸的身边,她的心中又坦然了起来。

不会的,不会露馅的。

曼雅路虽然人疯疯癫癫的,但是,他对于人心的忖度,和对人特征的提取,都是无与伦比的,只要自己按照沈清燃的样子生活下去,没有人会发现,自己不是真的沈清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