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漂亮!”

“神渡长官威武!”

围观的治安警察一片叫好,几个年轻小伙儿迫不及待地上前,将灰头土脸的迪威恩和炎城骸揪了起来。

“咳咳咳……”迪威恩晃了晃脑袋,有些不甘地看着游凛道,“不愧是你,神渡游凛,真是百闻不如一见。但是你给我记住,今天的耻辱我要百倍奉还……”

旁边一个明显是游凛粉丝的治安小哥猛地踹了迪威恩的屁股一脚,冷哼道:“手下败将就别在那儿嚎了,牢骚去监狱里发泄吧!”

另一边,狼狈爬起来的炎城骸晃了晃脑袋,之前富有侵略性的眼神清澈了不少。

“我这是……”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又环视了一下周围的实验室,忽然变了脸色,抱住脑袋喃喃,“我这段时间,到底都在干什么蠢事?”

一旁的治安警察正粗鲁地准备将炎城骸铐住,游凛却走了过来,拍拍治安小哥的肩膀。

“神渡长官!”治安小哥赶忙立正,敬了个礼。

“敬礼就不必了。对炎城骸的话,可以悠着点。”游凛笑道,“这家伙本性不坏的,只是被时空异常的力量扭曲了一些心智而已,让他在收容所反省个十几天就行了。”

“明白了,长官!”

很快,迪威恩被套上手铐,以“非法实验”、“袭警”、“危害城市安全”等罪名遭到逮捕,进了治安局运输车。

头上顶着这么多项罪名,再加上太一的幕后针对,迪威恩或许要牢底坐穿了。

炎城骸则是因为游凛打过招呼,没有受到迪威恩那么粗暴的对待。治安警察们甚至没有拷他,只是将他摁进了警车,甚至还有说有笑地和他聊天。

在警车快要开走的时候,炎城骸忽然探出脑袋,大咧咧地对外面站着的游凛喊了一句:

“真是很棒的一场决斗啊,神渡长官,多谢你用这场决斗把我打醒了!改天有机会咱们再来一局!”

游凛笑着对炎城骸点头,挥了挥手表示告别。

动画中,炎城骸是个性格很豪爽洒脱的汉子,虽然执着于击败杰克,但他并不是分奴。他其实很享受决斗的过程,在幸运杯输给了蟹哥后,不仅不生气反而还开怀大笑。

能让这位大叔摆脱时空异常的扭曲,做回自己,游凛心中也很高兴。

……

解决完异常后,收尾工作就交给了治安局。

不过,在游凛快要离开的时候,治安局来此执行任务的小队长走了过来,对他道:“有个叫托比的少年很感激你,他也是迪威恩实验的受害者,现在身体有些虚弱不便行动,但希望我代他传达对你的感谢。”

小队长说完,又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其实我本人也希望对您表达感谢。神渡长官,如果不是您出手压场,或许迪威恩这个逍遥法外的家伙会逃掉。

我身边有朋友就是世外桃源运动的受害者,所以我一直知道它没有表面上那么美好。如今能拔掉这根刺,也算是了却了一份遗憾。”

“没什么。”游凛笑了笑,“我也只是个拿工资办事的人而已。”

游凛这话并非客气,而是真心实意说的。虽然他作为一锤定音的长官,收获了这次行动大部分的赞誉,但新童实野市的运转离不开这些默默无闻的基层人员。

再度寒暄几句后,游凛坐上了治安局送他回去的车。

在观看外面景色的时候,他脑海的记忆莫名有些触动。

托比……这个名字好像在哪儿听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