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也想觉醒!”他说。

秦衍一阵无语:“我抽丁浩,是有一定把握觉得他可能已经觉醒而不自知。”

异想天开,觉醒哪有那么简单的,想想也不可能嘛!

吕波目光坚毅:“你不试怎么知道呢?”

队伍里其他几个普通人眼神微闪,这好像不失为一条觉醒之路嘛,假设吕波挨一鞭子真觉醒了,那他们也愿意挨几鞭子,如果不能,那也是吕波自己遭罪。

谢宏开口道:“老大,要不你就成全他吧。”死道友不死贫道,嘻嘻~

吕波丝毫不知道队友抱着什么心态在看热闹,不断恳求道:“对,不要留情,抽我!”

“狠狠的抽我!”吕波闭上眼睛,张开双手,来吧,愿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

“我抽你,你就真要在家躺半个月了。”秦衍被他缠的无奈,敷衍道:“抽你也不是不行,只不过我劝你,不如等身体出现异样时再找抽,要不然你只会白受一顿皮肉之苦。”

何必呢

吕晋瞅瞅谢宏等人看热闹的期待眼神,快被堂弟的骚操作蠢笑了:“听老大的,你这憨批!”

吕波撇撇嘴,遗憾作罢。

一行人收拾停当出门,恰巧碰到孟禾两口子出来,隔壁的史恒他们已经先一步上楼了,王芸为了哄儿子睡觉,耽搁了一点时间。

“老大,何姐,早上好。”孟禾出声打招呼。

秦衍微微颔首。

走廊里两人侧身站,让他们先走,何萱路过王芸,伸手拉了拉她,笑着说:“站着干嘛,一起走啊。“

“好啊。”王芸受宠若惊。

没想到何萱会拉她同行,这几个人都是何箐队伍的核心人物,他们厚着脸皮插进去就挺冒昧的,自己也会觉得尴尬。

两口子昨晚躺在床上分析过,如果何萱拎来食物上门感谢,那么证明人家不愿意跟他们发展更深的交情,是要一次性买断曾经受的小恩惠,那他们就不能再往前凑,硬凑上去只会招来恶感。

情况相反,孟禾脸上露出克制的笑容,自然的跟上妻子的脚步,与旁边的谢宏攀谈起来。

途经楼梯间,宋母看见何萱姐妹罕见的没口吐污言秽语,飞快瞥一眼就低下头一言不发。

模样老实可怜。

约莫是被儿子解析过他们的处境,不得不隐忍。

宋毅单手抱住何萱的腿,抬头楚楚可怜,神情痛苦道:“萱萱,你还没消气吗?你能原谅我吗?我知道错了,你就原谅我一次吧。”

何萱抽腿,头也不回的往楼上走。

王芸打抱不平怼了句:“你的自信是在拼夕夕拼单买的吗?”

当妻子面背叛婚姻,还有脸哔哔求原谅,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

爬了两层,秦衍回头问孟禾:“四楼以下都空着?”

孟禾快步上前,回道:“是的。”

秦衍:“一会你处理下,随便找间空屋子,把人锁进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