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反对的声音不绝于耳,秦衍不与他们争辩,只淡淡道:“昨天我说过什么话你们还记得吗?”

史恒和孟禾异口同声接话:“不满不服从安排可以搬走。”

秦衍满意点点头:“听见了吗?”

“是,我听说你很厉害,但你也不能搞一言堂吧,我们的命就不是命吗,你一来就要我们卖命,凭什么!”一名中年妇女站在人群中愤慨道:“我家房子是我真金白银买的,你有什么权利让我搬走?”

底下稀稀落落响起附和声。

秦衍挑挑眉:“首先我要说明一点,清理小区我会亲自带队,我可以承诺,保证不会让任何人付出性命的代价。”

随后她气场全开,严肃道:“有一点你没说错,我认可,你有房产权,我确实没什么资格赶你走,是我之前考虑的不周全,你们家不愿意参加集体活动不勉强,也不用搬走,小区你也可以自由出入。”

“但,从今往后,西子湾的集体活动以及后续的福利你们家就不能参与其中了,世上没有两头都占全的便宜。无论是大的集体或小的团体都有他的规章制度,和对应的责任与义务,没有相应的规则和管理条款,团体内部只会混乱不堪。规矩是人生活于一个集体中必然要遵守的准则,也是维护集体持续发展前进的必然要求。”

借此她在向所有人宣告,加入我的团体就必须遵守我的规矩,这一条不可破。

“我的话说完了,还有人有意见吗?”

底下的人窃窃私语,是个人都知道被集体排除在外意味着什么,本来还有几个想趁机生事儿的人顿时哑了火。

中年妇女眼中闪过一丝慌乱,快速瞥身侧的男人一眼:“你这是强权,你这是胁迫!”

黄兴瞅了瞅中年妇女旁边的男人,这位不就是一开始老大没上来,在那说小话拉帮结派的陈明吗,九楼的吴阿姨明显是被人利用了,这下被杀鸡儆猴了吧。

枪打出头鸟,蠢!

秦衍没理她,偏头让史恒把中年妇女的姓名几楼几户记录在案。

“别记了,别记了,我守规矩还不行吗!”吴美华彻底慌了,明明事先说好的,会有很多人给她打配合,闹不成事最后也是法不责众,结果何箐寥寥几句,全成了噤若寒蝉的哑巴,就剩她一个人战斗。

一群缩头乌龟,害死个人了!

家里老公下半身瘫痪,儿子儿媳在外地,被排除在集体外,不出三天就得活活饿死。

为着一点蝇头小利得不偿失,吴美华后悔的无以复加。

秦衍思索片刻,松口:“只次一次,下不为例。”

眸光看向下面,她没看吴美华,视线似有若无落在陈明身上,刚才史恒将吴美华的家庭情况汇报给了她,总不能人家犯点小错就逼着人去死,她没那么霸道。

躲在后面整事的人才恶劣。

接下来的会议无比的顺利。

会议结束,秦衍站在顶层边缘向外瞭望,入目四周皆成绿郁茂密的森林。

下过三场雨,疯长的植物像一块绿色的巨大毯子覆盖在大地上,除了穿插其中的零星高楼大厦,几乎看不见缝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