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是找到人了,那些人还攻击你?”

“吱吱吱!”小猴子又是跳又是叫,上窜下跳的,气得呲牙咧嘴的样子。

明若邪又挑了挑眉,“你这是想要让我过去给你报仇?”

“吱吱吱。”小猴子扒拉着她的裙摆,指了指前面的一个方向,那就是它刚才跑过来的方向。

明若邪看着自己抱着的这几只桃子,“那你怎么还给我带我桃子回来?”

小猴子又是一阵乱跳。

这个时候,前面一处背风的低地,抱着一小堆桃子过来坐下的几个学子都是一脸愤慨。

有一个把桃子放在地上,挑了挑,顿时就气不打一处来。

“那个猴是不是成精了?它把咱们又大又熟的桃子都挑走了不说,竟然还把剩下的这些都又踩又踢的,看看!这几个,都裂开沾了泥土了。”

“真的是邪门,怎么会遇上那么一只小猴子,又不怕人,非得拦在我们面前就是不让我们走。”

“就是啊,我们摘点桃子惹到它了?”

在一边的一块石头上坐了下来的林奔吐出了一口带着沙子的口水,神情也有点儿暴戾。

“别说,还真的有可能就是摘桃子惹到它了,不是说吗?很多畜生也都会很会占地护食的,也许它觉得那棵桃树就是它的,那些桃子全是它的,咱们过来摘桃,那岂不就是惹了它?”

林奔虽是这么说着,但他可不是在替一只畜生辩解。

他甚至觉得自己很想把那只猴子给打死。

“那这么说来,还是我们的不是了?”有人忍不住笑了起来。

那个在挑拣着桃子的人可笑不出,“桃子都脏了,全是裂开的,裂开沾了泥土,没有水的话洗不干净,怎么吃啊?”

那只猴子真的是像是成了精,哪里有因为自己带不走那么多,所以也把剩下的这些给毁了,都不想给他们吃?

他们赶了这么一天的路了,自是没有想到从书院里带出来的水一天就已经全部喝完,他们之前觉得山里肯定多的是水源,所以前面喝水的时候也都没有怎么节制,都是大口灌水。

现在水没有了,找了半天愣是没有找到小溪小泉之类的水源,所以他们都渴得嗓子快要冒烟,看到了那么一棵桃树,上面还结着不少桃子,自然是兴奋得不行,立即就冲过去摘桃了。

谁知道挑桃的时候遇到了这么一只小猴子,上来就冲他们挠爪挥臂怪叫,还来拽他们的衣服要拉着他们走。

虽然觉得这猴子也太过像精了,可当时觉得有点儿新奇,没有趁机把它抓住,等到发现它一直不让他们往前,还不让他们再摘桃了,一直想要驱赶他们离开的时候,他们就都攻击起它来。

反正都是练武的,还怕一只小猴子不成?

五个年青力壮的男子,还有林奔这么一个力气极大的,只要是那只猴子被他手臂抡中一下,估计就得脑浆都出来了,他们当然不怕它。

五个人齐齐拿桃子狠砸那只小猴子,他们也没有想到那只小猴子竟然还能够在这种情况下一边避着一边挑拣着那些大的熟的桃子,然后又四下祸害着剩下的桃子,折腾得他们都快累得喘不过气来了,它才抱着那些桃子跑了。

“只能擦了,用衣服擦吧,就算是脏了也得吃不是吗?虽然这些桃子不是很熟,但多少还是有汁的。”

一个学子说着已经捡了一个相对大点的桃子,掀起自己的外衣,用里衣仔细地擦起桃子来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