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猇看见腾昆躲在某处废墟的假山后面,只露出半截身子模样,就气不打出一来,因为在小二楼外面的时候,腾昆跑的最快,虚无衡有所警觉的回头看时,腾昆尥蹶子就跑了,连声招呼都没打。

本来,严猇还觉得那远的距离,还有遮挡物,虚无衡不一定就能看清楚他们两个,以当时的情形,虚无衡极有可能认为他和腾昆是偶然间目睹了他的杀人事件,再加上栾远宏当时还没死,之后有什么变数还不一定。

但是腾昆一跑,麻烦就大了,你不心虚,跑什么呢?跑了,说明心虚啊。

就算是跑,你叫上我一声,咱们两个一起跑啊。

可腾昆一没有出言示警,二又直接跑路,这样一来,就等于直接把严猇出卖了。

看着腾昆躲躲藏藏的样子,严猇肺都要气炸了,直接开骂:“腾昆,你这个白痴,你跑什么?”

腾昆闻言,毫不犹豫的反驳道:“废话,不跑,难道等死吗?”

严猇双拳攥到发白:“你这个笨蛋,我们藏的那么好,就算他看见我们了,也未必马上认出来,你要是不跑,他或许会觉得我们是偶然走到那里碰上了他跟人打斗,可你一跑,什么都漏了,他会觉得我们是心虚,你懂吗?”

腾昆闻声无言,他才反应过来,严猇说的不是一点道理都没有,可腾昆真的不敢赌啊,他执拗的回道:“我不懂,你懂?你说的或者没错,他也许不一定马上能认出来我们,可他认得我们这身衣裳,这是紫耀南天的练功服。”

这次,换作严猇无言了。

两个气鼓的对视着,片刻之后,腾昆突然看见了严猇腿上的伤,问道:“你这腿怎么了?”

“你还好意思说……”严猇气急败坏道:“你先跑了,虚无衡在后面射了我的一箭,我这条腿差点废了。”

“他射了你一箭?什么箭能一下子就伤到你?”腾昆惊愕道。

“破裂箭,我看过了,打造的非常精致,踏马的,虚无衡这个王八蛋,我早晚杀了他。”

“破裂箭,箭呢?”

“让我拔出来扔了,带着它,我能跑出来吗?”严猇觉得自己挺有理的说道。

但此言一出,腾昆脸都白了,急头白脸道:“你扔了干什么啊?你扔哪了?”

“扔路上了啊……”

“笨啊你……”腾昆气的眼珠子通红道:“你把箭拔了扔了,不就等于沿路给他留下记号了吗?他要是追过来怎么办?还有,你回来的时候止血没有啊?”

“我……”严猇听完一怔,这才想起来,自己净顾着逃命了,并没有及时止血。

“没有止血?那你跑过来干什么啊?”腾昆脸色煞白:“血迹,血迹……”

严猇如遭雷击,猛然间回头,不远处,地面上每隔一段距离的几点殷红血迹,比院子里的梅花还要显眼。

“快,马上走……”腾昆一看严猇脸色都变了,登时打了个机灵,马上将严猇从地面上扶了起来。

然而当严猇站起来的时候,两个人有那么一瞬间的目光对视,这一看后,腾昆愣了一愣。

严猇见腾昆愣住了,他也呆住:“你这……是什么眼神?”

腾昆干咽了下口水,声音有些迟疑道:“严猇,虚无衡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们并不是很清楚,但是如果,我说的是如果,他是个牙吡必报的小人,那一定会顺着沿途你流下来的血迹追过来……”

严猇干愣了一下,似乎听懂了,也似乎没懂:“你……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腾昆表情有些扭捏,但很快果断说出了心中的想法:“他是追上来,我们两个肯定跑不了。”

腾昆说出这话的时候,脑子里回忆的全是虚无衡在十绝山反杀天元境徐昭的那一幕,他为什么要跑,因为他知道,自己不是虚无衡的对手,那小子发火的时候,是真的敢杀人的,谁都不在乎。

严猇有点懂了,不是有点,而是通透了,他牙齿咬的咯吱咯吱直响的说道:“跑不了,那你是什么意思呢?你要扔下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