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根据黑沼的介绍,鬼灵藤等植物并非地球原生植物,而是残页降临时从异世界空间跑出来的。

药堂典籍里有相关记载,这鬼灵藤出现在地球上时也不是如今这般模样,那时的它们还很矮小无害,降临地球后因为不适应这里的生态环境,曾大面积死亡,仅在鬼涧下的山谷裂隙里残存一二。

就是这残存的零星植株在鬼涧下山石缝隙中苟活,逐渐变异成了今天的模样。

它们的根可以完全脱离土壤,在骨骸上利用长长的藤条挪动位置,个体巨大化,中间藤条变粗变短,顶端隆起形成类似头一样的结构,能模拟人类恐惧时的脸,制造幻觉,吸引动物以及人类靠近,并用藤条缠死后拖到根部消化吸收。

黑沼又道出一个秘密,这鬼灵藤原先的个体没那么恐怖,因药堂一位前辈发现其药效后,便萌生人工干预种植的想法。

在这鬼涧深处的天然洞穴中开荒出这么一片净土,每月送牲畜下来喂食他们。

这位研究室负责人没多隐瞒,几乎将自己知道的关于种植区的秘密和盘托出。

“渊师弟,师兄告诉你这些不是要和你交易,来日等你返回柴门,好替我引荐你二师姐。二来,这些事即便我不告诉你,等你到了鬼涧最深处,完成回族九考任务的时候,见到涧守他老人家自然也会说与你听的。与其如此,不如我来告诉你,还能卖个人情给你。”

见对方如此光明磊落不矫情,黑渊不禁高看他几分。

人与人的交往往往就是这么简单,一来就告诉对方自己的底限边界,或所求,看似不近人情,其实这才是大大的坦荡。

比那些交往边界模糊,心里却时刻惦记在你身上捞一笔好处的不知好多少倍。

鬼涧下种植区规模不是一天行程的,黑沼师兄说:“我们药堂弟子,终其一生必须下鬼涧做研究员一次,每次持续3年,中间可以请请假一次。而我已经在研究室呆了快3年了。若非这次鬼灵藤生长期有异常,我还打算再继续呆3年。”

黑沼年岁不大,只有40来岁,头上黑发里竟夹杂着不少白发,因长期深度思考,额头上抬头纹很重。

做事态度认真,一丝不苟,很有一种扎进某个科学领域得不到成绩就会往死里扎的精神。

他这么形容自己,黑渊一点不觉得意外。

能在这暗无天日的鬼地方一呆就是3年,并且还不打算回地面的人心里总归与旁人不同。

“师兄有什么新研究成果?”

黑沼苦笑起来,在得知黑渊二师姐水澹峙调配的融灵丸之前,黑沼是个很骄傲的人,他擅长研发制药,自主研发和发明了多味成品丹药,在药堂享有盛名。

可亲测融灵丸神奇疗效的他如今可不敢托大,很想见一面水澹峙,和她探讨探讨制药心得。为何她研制出的融灵丸效果如此惊人,而他在药堂苦熬二十载还没这种能力。

人都不太愿意承认自己天赋差,只怪自己不够努力。

“唉,原以为从鬼灵藤果实里提取出的新物质能帮我的药物提升1个效力点,没想到直接被你二师姐的融灵丸打败了。”

说来惭愧,在黑沼沾沾自喜,用3年埋头苦干换来这样研究成果时,天降强者,直接将他碾压。

“果实?”听到这个新鲜名词,黑渊有些吃惊。这一路行来,他已经见过不少鬼灵藤,还收了31株进自己的深渊世界。但从没见它们有什么果实。

“难道它们不是靠分裂繁殖的吗?”

对方问出这个问题时,黑沼总算找回点场子,胸膛一挺,带着傲然语气道:“渊师弟有所不知,这鬼灵藤的繁殖分两种。”

实则,不光鬼灵藤,这鬼涧下生长的所有异界植物,都有两种繁殖方式。

“它们在原来的世界肯定是以开花结果这种方式繁殖,只是到了地球上,因生存环境发生改变,鬼涧下不见天日,它们舍弃了这一繁杂的繁殖过程,改为分裂繁殖。”

分裂繁殖在地球植物里很普遍,例如扦插、嫁接和压条,而鬼灵藤的繁殖情况特殊,它们是直接从主体中分裂出一个完整的但个体较小的植株,而不是生根,再生长。

“我们研究这种植物时发现,它们身上原来的繁殖系统还在,只是弱化了,换言之,鬼灵藤身上有花这种器官。”

二人所处环境正是研究室最大的办公室,兼具展览收藏,四面墙上就有鬼灵藤等植物的标本。

黑沼起身,取了不少放在桌上,向黑渊展示。

办公室外人来人往,药堂弟子已经将所有晕倒的人救起,恢复过来的人忙着各自的事情,有几个修为高的成员开始起手念诀,重启结界大阵。

虽有黑渊震慑鬼灵藤,但他们还是没有安全感。

“鬼灵藤的成熟个体比较大,我们只能将分部位制成标本保存。”

黑沼将一个标本递给黑渊,正是他刚才提到的花一样的结构。

“这是我们采集到生长期时的成熟体部位,这就是它们退化中花的结构。”

“植物开花需要非常多的营养物质,在自然界,有一些植物一生只开一次花,开花就死。例如竹子。”

“不到万不得已,鬼灵藤其实不用这种釜底抽薪的繁殖方式。”

黑渊很认可对方的观点。

一路走来,他见到不少鬼灵藤幼苗,都是从主体直接分裂出来的,而主体最多进入虚弱期,而不是直接消亡。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