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玉楼向着众人拱了拱手,正色说道:“既然如此,金某就拜托各位了。此事了结之后,从海盗手中得来的金银珠宝,黑风寨分文不取,全由各位寨主平分好了。而且各位日后若是遇到了什么危难,只要派人到黑风寨说一声,金某必定带领黑风寨的兄弟前去帮忙!若违此誓,管叫金某千刀万剐,死无葬身之地。”

十几名绿林寨主听金玉楼说完之后,人人脸上都露出了惊喜的神情。瓜分海盗的金银珠宝之时,若是金玉楼不取,每家山寨即便能多分一些,却也多不了许多。不过若是日后遭遇危难之时,能够得到黑风寨援手,那是天大的好事。若是石敢当如此许诺,众人或许不敢相信,不过金玉楼在关外纵横二十余年,向来信守承诺,言出必践,从来没有做过背信弃义之事。今日在众人面前立此重誓,绝对不会食言而肥。是以金玉楼话音方落,众寨主纷纷躬身还礼,又说了许多好话,这才欢天喜地地向中院走去。

守在正房门前的二十多名绿林响马都是那十几名寨主的随从,待到一众绿林寨主离开,这些随从自然也跟在各自的寨主后面向中院走去。只是经过厉秋风、慕容丹砚和王小鱼三人身边之时,众喽啰都有一些尴尬,耷拉着脑袋快步走了过去,不敢向三人望向一眼。只有先前与厉秋风说话的那名响马向着三人拱了拱手,这才随着众响马离开了后院。

此时金玉楼也已看到了厉秋风等人,急忙快步走到三人面前,拱手说道:“小人见过三位大人……”

厉秋风不等金玉楼所说,急忙摆手说道:“金寨主千万不要如此客气,先前厉某已经说过,庄中的大事由你主持,咱们都是你的属下,有什么事情金寨主尽管吩咐便是。否则不只会被绿林响马发觉,惹出许多麻烦,而且有碍金寨主指挥众人抵御倭寇,不免坏了咱们的大事。”

金玉楼听厉秋风说完之后,只得点了点头,口中说道:“既然如此,请恕在下无礼了。此处龙蛇混杂,咱们还是进屋说话罢。”

金玉楼说完之后,将厉秋风等人让进了正房,一直将三人带到了书房之中。王小鱼自幼在王家庄长大,对庄子各处极为熟悉,闭着眼睛在庄中四处游走也不会迷路。不过柳生旦马守的老婆对她极为冷淡,是以王小鱼轻易不敢到正房转悠,柳生旦马守的书房更是极少涉足。像今日这般大摇大摆地走进书房,自王小鱼懂事之后还是第一次。是以她在书房之中东摸摸西看看,满脸惊奇的模样。慕容丹砚见此情形,生怕厉秋风斥责王小鱼,趁着厉秋风和金玉楼没有在意,她小声对王小鱼说道:“这里你又不是没有来过,不要大惊小怪,否则厉大哥又要生气了!”

王小鱼偷偷看了一眼正在走向窗口的厉秋风和金玉楼,这才笑嘻嘻地对慕容丹砚说道:“慕容姐姐,我不妨对你说句实话,自打我记事之日起,柳生旦马守这个老贼就不许我进入他的书房。他老婆整日躲在这间正房里不肯露面,就算我来问安,她也极少让我进屋,只让我跪在院子里磕几个头,便将我打发走了。如今想想,这个死老娘们对我如此绝情,自然是因为我并不是她的女儿,她才会对我极为厌恶。不过柳生旦马守这个老贼还要利用我来掩饰身份,这个死老娘们又不能将我怎么样,只能使用这种小伎俩来折磨我。因为她总是让我在院子里对着正房磕头,自己又不肯露面,本姑娘后来恼火起来,索性不来给她请安了。是以正房的门槛我极少迈入,柳生旦马守这个奸贼又多次警告我不许进他的书房,他每次离开正房,都要将书房屋门紧紧锁住。正因为如此,虽然我从小在这个院子中长大,进入书房只有四五次。有两次趁着柳生旦马守这个奸贼没有留意,我倒是偷偷溜进来过,可是那时提心吊胆,压根没有仔细看看这个奸贼的书房是什么模样。今日这个奸贼不在,我正好可以仔细察看一番。嘻嘻,嘻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