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月看着顾念说:“所以,你是正当拿到王冠的。”

顾念有点讪讪:“那……那我收了这个皇冠,我应该不要替父辈履行什么联姻吧?”

说着,顾念又不放心的问:“盛国那位总统,现在结婚了吗?”

古月:“总统还没结婚,按道理来讲,确实是要替父辈履行联姻的。”

顾念一听,立马把纸条也给扔了:……

突然觉得这不是父爱了,而是父毒了。

国主该不会要她去联姻吧?

古月看顾念的样子,就笑着:“你不用这么紧张,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不时兴联姻了。”

“既然皇冠送到你手里,那就是你的了。”

顾念就觉得父爱有毒了,她转头看顾欢:“五哥,你不是要买吗?我卖给你,不要千亿,一个亿就行。”

已经很努力隐身的顾欢,他无语的看着顾念:“你是专门挑着我的脸,打的吧?”

顾念眨巴着眼:“是你说要给古月买十个的皇冠,喏,我现在打骨折的一亿卖给你,你倒是买啊。”

顾欢:……

这个妹子没爱了,超喜欢打他脸。

顾念把皇冠又装回去:“我可不要联姻,而且这么贵重的皇冠,还是还给他吧。”

父爱有毒,怕了怕了。

早知道,她也在午餐里,也下个毒算了。

失算失算。

这边,木乃伊又回到属于他的病房了。

他比吴秘书长慢了一步回到病房。

一进病房,就看到吴秘书长已经打开了餐盒,夹了一筷子的糖醋排骨。

国主一声吼:“不能吃!”

闻着排骨香味的吴秘书长,听到这一声吼,吓得手一抖索,排骨又掉回了餐盒里。

吴秘书长抬头看包裹的跟木乃伊似的国主,脸色都发白:“有……有毒吗?”

是不是有人发现国主跟大小姐联系了?

所以,借着顾小姐的手,给国主下毒了?

呜呜,他差点就被毒死了。

包裹木乃伊的国主,行动有点不方便,不过这会儿还是很快的上前,从吴秘书长手里抢走了餐盒。

国主像藏獒一样,护着自己的食物:“这是小心肝给我的,你不能吃。”

吴秘书长冲惊吓中回神,忍住翻白眼的冲动,指着另一个餐盒:“这个才是顾小姐给您的,您现在护的,是顾小姐给我的,指定给我的。”

顾念做了两份,之前还特意说了这一份是给他的。

所以,吴秘书长才敢先吃啊。

可是他这一口都还没吃呢,就被吼的以为菜里有毒。

国主把两份都抢了过来:“明明都是给我吃的,没你份。”

想吃小心肝的厨艺?

下辈子都没门!

吴秘书长:“国主,这是两人份的,您一个人吃不完啊。”

而且您那一份,份量比我足!

就不要跟我抢了!

国主:“吃得完!”

把肚子撑破了,那也得吃完!

唔,也不知道小心肝喜不喜欢他送的礼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