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2618-7-5,am6:15

龙牙山脉北,大山岭附近。

晨曦透过茂密的枝叶洒在土坡上,树丛中隐约可见一间破旧的山庙。

屋顶破了个大洞,树枝从上面伸进去。门框上挂着半扇木门,墙角杂草丛生。朝内望去,红砖地面坑坑洼洼,祭坛上是一尊缺了半边肩膀的泥佛,闭目而坐,宁静慈祥。

“沙沙沙……”

一阵脚步声传来,山坡上出现在了一个粗壮的身影。

那是一个虎背熊腰的汉子,年纪三十多岁,两条手臂又粗又圆,强壮的肌肉将战术背心撑得胀鼓鼓的。

壮汉来到破庙前,凝望了许久,喃喃道,“轰雷,兄弟我回来了!”

说完,他大步走了进去。

这个壮汉,正是前雷光团副团长,现北方联盟远征军近卫军第一精锐战团团长火咀。

阳光透过破洞照射在庙里,火咀有些出神望着佛像前的地面。

那布满灰尘的砖石上,散落着一堆碎瓷片,勉强可以辨认出是普通家用的陶瓷碗。

“十二年了……”

火咀喃喃自语地说着。十二年前,他和轰雷就是在这里喝过出师酒,走出大山,创建了雷火团。

十二年过去了,物是人非,雷火团变成了雷光团,雷光团变成了远征军。

他马上就要突破了。为了坚定决心,提升突破的概率,他回到了最初出发的地方。

希望当年的回忆,能够给他带来无尽的勇气和力量,去面对所有未知的危险。

火咀盘膝坐下,从背包里取出一个医疗盒子。打开来,里面整整齐齐地摆放着八支药剂。

药剂中金光流淌,隐约有火焰流窜。

这是领主级熔火蜥蜴的晶核提炼出来的流金药剂,主要用于力量倾向的进化者突破筑塔,进阶圣域。

火咀取出一管药剂,撕掉封条,扒开盖子,默念一句,“轰雷,保佑我!”然后一针扎进手臂血管,注射进去。

紧接着,注射的位置浮现出一条条金色的脉络,那是皮下的血管,如同树根般蔓延至全身。

“呃啊!”

巨大的痛苦席卷而来,全身的血管仿佛要炸开。那是灵能过载的征兆,血液无法承载如此高强度的灵能,血管壁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同时所有细胞在高强度灵能的冲刷下变得生机勃勃,流动的速度成倍地加快。

太阳穴隐隐胀痛,身体仿佛充气过度的气球,变得轻飘飘的。

火咀盘膝而坐,双目闭合,引导体内的灵能,汇聚成一股力量,筑塔摘星。

随着时间的推移,火咀身上的金光逐渐黯淡。他睁开眼睛,流露出一丝失望。

第一支流金药剂失败了。

“团长,助我一臂之力!”

火咀低吼一声,拿起第二支药剂注射进去。

半小时后,火咀睁开眼睛,突破再次失败。

“铁炮、铜锣、熊奔,助我成功!”

火咀叫着逝去的伙伴,可第三支下去,还是失败了。这时,火咀眼底布满血丝,太阳穴出渗出血珠。

筑塔摘星的突破方式,就是利用灵能过载的状态,将灵力提升到可以感应到地脉的程度。

连续使用流金药剂,强行提升灵力等级,会对身体造成极大的负担。

但是中途停下来,叠加的效果就会变差,一切从头开始。

“沈军师,帮帮我!”

火咀大吼着,扎下第四针。

半小时后,已是正午时刻,灼热的阳光照在脸上,晕倒在地上的火咀醒了过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